所在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動態
NEWS
新聞中心
清水塘的“映照”:從“中國魯爾區”到“中國動力谷”
發布日期:2019-07-22 來源:新華社
訪問量:22

這是62歲的袁建平眼里的“清水塘”:半個多世紀前,這口20畝左右的水塘,水清得可以捧起來直接喝;后來,水塘邊建起一家家工廠,水被污染,塘被填埋,“清水塘”成了一個工業區的名字,黑黢黢,臭。

袁建平的家鄉湖南株洲,是全國首批重點建設的8個工業城市之一,湘江之畔的清水塘是其核心工業區。粗放式發展,欠下沉重的環境債。

黨的十九大以來,一場攻堅戰在此打響。

煙囪林立“清水”不見

清水塘,是國家“一五”“二五”期間重點投資建設的工業基地。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,位于荒嶺間的清水塘,“長”出一個國家工業重鎮。

1989年,王小中從湖南大學畢業來到這里。他回憶:“站在高處一看,密密麻麻全是煙囪。”

清水塘核心區域只有15.15平方公里,高峰時聚集企業261家,以冶煉、化工為主,累計上繳利稅近500億元,成為“中國的魯爾區”。因之得名的那口清澈水塘,變黑變臭,然后消失了。

“煙囪一年四季冒煙。出門一抬頭,天上像蓋了個五顏六色的蓋子。”袁建平形容。

2003年、2004年,株洲連續被列入“全國十大空氣污染城市”。清水塘工業污染是主因。

對株洲乃至湖南而言,清水塘的治理面臨兩難:治了,株洲經濟“傷筋動骨”;不治,株洲沒有了高質量發展空間,且環境將持續惡化。

壯士斷腕整體搬遷

24歲那年,王小中來到清水塘打拼。42歲這一年,他將白手起家的設備制造企業關停了。

“那是2017年6月18日。關停日期記得特別清楚,心里五味雜陳。”王小中的企業多年獲評株洲優秀企業,年產值數千萬,擁有上百員工。

對清水塘的企業來說,2017年都是無法忘記的。按照湖南省委省政府要求,株洲正式啟動清水塘整體搬遷改造。

株洲市委書記毛騰飛說,這次不再搞“外科手術”,而是以壯士斷腕的決心打一場攻堅克難之戰。截至2016年底,清水塘還剩153家企業,包括央企、國企和民企等;區域內有約3萬職工、3萬居民……

200余名干部一頭扎了進來,任務是說服所有企業關停搬遷,并妥善安置人員。

株洲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清水塘搬遷指揮部副指揮長馮建湘記得,在一場談判中,70歲的企業家任庚寅流著淚問:“憑什么說拆就拆,說交就交?”他曾是下崗職工,用20年心血辦起了這家企業。

馮建湘也紅了眼眶:“您是老黨員,懇請您帶頭走出這一步。換回碧水藍天,造福不只一代人。”沉默良久,任庚寅含淚點頭。

指揮部的工作人員一家一家、一次一次來到各家企業做工作,曉之以理,動之以情,有的談判至凌晨。最終,都被打動,同意搬遷。

截至2019年初,株洲分類安置職工1.83萬人,通過棚改拆遷,3萬名居民搬進新家。

“沒有高質量發展,就沒有出路。這是一份光榮的事業。”搬遷指揮部干部陳明說。

除舊布新美麗“蝶變”

2018年12月30日,漫天大雪中,始建于1956年的株冶集團最后一座冶煉爐熄火了。發出停氧指令的工段長肖永強流下熱淚,身后的同事都哭了。

這一天,清水塘工業區企業“清零”。湘江畔這一著名老工業區,成為歷史。

這一大搬遷,不是污染轉移,而是鳳凰涅槃:在醴陵,最早搬出的旗濱玻璃建成花園式廠房,僅一條生產線產值就超過老廠;在衡陽,株冶集團新項目已啟動,1400多畝地,沒有一個廢水外排口……

如今的清水塘,不見煙囪,了無異味。

更多變化在發生:湘江霞灣段水質由Ⅲ類提升到Ⅱ類,已退出重金屬污染重點防控區;株洲市區空氣質量優良天數,增幅居全省第一。

“破舊,是為了更好地立新。”毛騰飛說,清水塘建設方案已經出爐,將“蝶變”為一座山水相依、產城相融的綠色創新城。

過去的“中國魯爾區”不見了,一個新的“中國動力谷”在湘江之畔拔地而起——在占地1000多畝的自主創業園,多位院士專家帶領的項目落戶。

株洲市市長陽衛國說,株洲正積極布局新動能新產業,“一塊干凈的土地,將為今后的發展創造更大空間。”

70%的中國軌道交通核心零部件研制、突破千億元的軌道交通基地……株洲高質量發展新圖景,正在繪就。

新產業的培育,成為減輕陣痛的良方。2017年、2018年,株洲GDP增幅分別為8%和7.8%。今年1至5月,全市規模工業利潤同比增長39.2%。

2019年7月,清水塘區域腹地,人工開挖的新湖已見雛形。

“天藍了,水清了,我原來沒想過能看到這一天。”站在老工業區舊址,袁建平感慨萬千。


分享:
幸运快艇5分钟开奖直播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