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 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大河之舞
CORPORATE CULTURE
企業文化
神說:我不能無處不在,所以創造了媽媽
作者:吳夢雪 發布日期:2019-06-27
訪問量:21

我的母親今年50歲,我25歲。就是在我這個年紀,她從一個小姑娘經過喜憂參半的孕期成為一位媽媽,從此她的一切發生了巨變。子女們理所當然地認為天下的媽媽生而為母,甚至沒想過她也曾是個小姑娘。

我的母親也是個俗人,為生計奔波,為生活勞苦。

小時候,睡在干凈的床鋪上,吃著可口的“媽媽菜”,覺得這個人無所不能,甚至知曉我的心思。

再后來,我從點滴生活中意識到,媽媽是個俗人,她能力也很有限,但為了我隨時可以“上九天攬月,下五洋捉鱉”。

相傳兒女是父母前世的債主,今生為討債而來。我卻覺得兒女是父母用命換來的善緣,父母是兒女在輪回六道里獨獨的選擇。我之所以選擇母親,是因為她勤儉、善良、正直、有趣。

上一輩的人都經歷過苦日子,對得來的一切都十分珍惜,東西縫縫補補用著舍不得扔,家電壞了也是修了再用,掉在地上的東西,母親也會撿起來吃,即便我再三強調這樣不衛生,她都會用一句“浪費不得”回我,媽媽出行也從不打車,總是提前出發乘坐公交或者步行,能節儉得,絕不浪費。

看著母親為人處世,我明白了什么是善良。從小我就是個膽大的,奇形怪狀的蟲子都敢捉,媽媽是怕它們的,但每次都硬著頭皮把我捉來的“玩物”放了。

小區里,頑皮的孩子弄斷了樹枝,母親路過看到后滿眼憐惜,還去打理,耐心地跟小朋友講要愛護花草樹木和公共物品。

母親會把隨身的零錢給街上乞討的老人。我每每勸她,這些都是行乞騙人的,她理直氣壯地道:“我也沒給有手有腳有勞力的人,我愿意被她們騙,你少喝兩杯飲料的錢而已”。

上學時向母親傾訴不順心的事兒,她總會先拿我開刀,說我的不是,我做得不好,這讓我幾度懷疑自己非她親生。

因為工作需求,我經常加班值班。喪氣時便跟母親抱怨:“我這周又要值班,今天又有個班要加一下”。母親卻嚴厲起來:“你不值班誰值班,年紀輕輕就應該多干點,別整天只知道享樂,不學無術,虛度光陰……”

母親雖然年紀大了,但很有趣,跟她交談時金句頻頻,說得一些網絡用語惹得大家捧腹大笑。

現在的她總跟銀絲、皺紋、老年斑較勁,口味大變,丟三落四,甚至經常頭疼腦熱,看著她的變化,我的心里有點慌,但衰老是個不可抗拒的事,母親也吃起了“延年益壽”的保養品,說是想多陪我幾年。

我感嘆父母的偉大,也自責自己的自私,規勸自己好好做人,天天向上,不枉父母養育一場。

我的媽媽是蕓蕓眾生里最普通的母親。和大部分母親一樣,是偉大、無私的母愛給她們鍍上了金身,在人群中閃閃發光。

(公電)


分享:
幸运快艇5分钟开奖直播视频